Jean-Philip、千雯 緣定今生


繼前一週拍攝婚紗照之後,相隔12天,米粉在高雄舉辦了歸寧的喜宴,身為婚紗照的攝影師,當然要在喜宴上繼續貢獻心力,所以今天特地起個大早,從汐止出發動身前往高雄。這也是我從2004年暑假以來,相隔三年半,再度來到高雄。

原本我是打算坐高鐵前往高雄的,不過由於Phanix學長要開車前往高雄,為了節省旅費,我跟欣馨搭乘高鐵到達新竹站之後,就坐著Phanix學長的車一同前往高雄。

第一次搭乘高鐵列車其實感覺還蠻新鮮的,尤其是那有別於火車的速度感覺,實在是令人印象深刻。不過當兩列車相會的時候,風壓的感覺也有點嚇人就是了。 ~_~

抵達高雄之後,我發現很多地方都跟三年半前所看到的完全不一樣。原本還在施工的高雄捷運,現在也即將要完工了,因此馬路上多出了不少跟高雄捷運相關的景點。不過由於時間緊迫,我們實在沒時間停下來拍照,所以也只好留待以後再來挑戰了。

很順利地,我們準時抵達喜宴會場,當然依照慣例,說12點喜宴準時開始,那就絕對不可能會在12點準時開始,所以我還有很充裕的時間可以在場外拍些花絮。米粉夫妻倆所選擇放在門口的照片是學長拍的,他們夫妻倆自己也手工作了一本婚紗相本,從我跟學長所拍的照片中各選出幾張集節成冊。說真的,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婚禮放的相簿是自己手工作的,這對夫婦真的很妙。 XD


過了許久,賓客們都到齊了,喜宴也就正式開始。由於米粉今天只有準備一套禮服,所以一開始的致詞結束之後,就不會有其他的節目,這對攝影師來說是一件好事,這表示我一開始拍完之後就可以一直吃到最後都不會被中斷。 XD

順道一提,目前參加這麼多次同學朋友的婚禮,今天是我第一次看到有結婚蛋糕的,原本以為結婚蛋糕是很常見的東西,沒想到至今也只見過一次而已。




倒香檳切蛋糕之後,就暫時沒有攝影師的事情了,所以我就安安心心地吃起了喜宴。原本我以為今天的喜宴會是我吃過最豐盛的喜宴,後來事實證明,我的這個美夢立刻就粉碎了。

在喜宴接近尾聲的時候,依照慣例新人加上主婚人會逐桌敬酒,這個時候身為攝影師的我也得跟在後面逐桌拍攝。一般時候的敬酒比較沒有什麼特別性,遇到會起鬨的桌就很有意思了,要嘛交杯酒,不然就是用嘴巴餵食物,當然接吻已經是必備的基本款了。 XD



不過正當我以看熱鬧的心態拍這對新人的時候,疏不知厄運即將降臨在我身上。 ~_~

我們那一桌是最後一桌被敬的桌,所以我也就自然而然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敬酒。米粉向她爸爸介紹我跟Phanix學長是「婚紗照的攝影師」,洪爸爸就很豪邁的說:「攝影師啊,那把酒乾了吧!」說完就倒了半碗的40%威士忌給我,而學長要開車所以不能喝。面對這半碗威士忌,原本我還很猶豫該怎麼辦,還沒想到答案,洪爸爸就把乾了的酒杯給我看,這下子真的不乾杯不給面子了,所以也只好一口氣喝完那半碗威士忌。原本我還想說含著酒,等洪爸爸走了再吐回去,結果洪爸爸馬上又倒了半碗酒下來,嚇的我把口中的威士忌全吞下去了。

結果這一吞,嘴巴先是覺得苦,接著食道覺得燒熱,再接著就是永無止境的頭暈了。 囧

為了稀釋酒精濃度,水也灌了,柳橙之也灌了,都沒什麼作用。到最後全部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我們這車的三個人跟米粉一家人,我的頭依然很暈,再加上剛剛吃太多,暈到最後,也只能衝到廁所死命的吐了。 ~_~

記得上一次嘔吐已經是高一開學那一天的事情了,相隔十年多,嘔吐的感覺依然不好受,可是如果現在不吐,上車才再吐,學長應該更不好受吧。 XD

因此,剛剛宴會吃的東西,通通都還給了馬桶,再怎麼豐盛的菜,我還是沒那個福分吃到。 囧

不過,雖然已經吐乾淨了,頭還是很暈,洪爸爸就說暫時先到他們家去休息。等我清醒過來,已經是下午五點了,再不出發回家大概就深夜了,所以就向米粉一家人道別,驅車趕回新竹。

一路上我都躺在學長車子的後座,等待腦袋清醒,雖然想直接入睡,然後一覺醒來就到新竹,不過由於頭痛的關係,其實一路上都沒睡著,所以車子開到哪裡大概都了解。像是晚餐就是在左營的瑞豐夜市解決,中間有停在新營服務區跟泰安服務區。一直到底達新竹之前,頭痛的症狀都還沒好,我原本很擔心到底要怎麼回到台北。不過抵達新竹後,頭痛似乎就不藥而癒,所以我跟欣馨兩個人就一起搭客運回台北,過了午夜才終於回到家。

原本以為今天只是單純的來參加喜宴,沒想到最後居然上演了如此驚心動魄的插曲,所以說,酒量不好還真的是不要碰酒啊。 囧

最後,要祝福Jean跟千雯到比利時之後過的幸福美滿,當然更要感謝辛苦的Phanix學長,如果沒有學長,我大概得醉倒在飯店門口吧。 XD

http://vicjuan.org/photos/album/72157603940654934

歷史上的今天...

Powered b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