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石槽攝影之旅


前幾天Nelson說這個周末想要出門去照相,尤其特別想要照知名的攝影景點:老梅的石槽。

老梅的石槽我從以前就聽聞過其盛名,但因為遠在石門區的海邊,缺乏交通工具的我,始終都沒有能夠成行。既然Nelson說想要照,我想就趁這個難得的機會,親自挑戰一下這個春季必拍的景點。

原本一個星期之前,天氣預報並不樂觀,但隨著時間慢慢逼近,天氣居然逐漸變好了。原本應該是陰雨綿綿的周末,居然都出了大太陽,這種天氣不出門實在太對不起自己了,所以我跟Nelson在昨天晚上約好出發時間,今天早上Nelson就到我家樓下接我,驅車前往台灣最北端的石門區。

一般攝影前輩們拍老梅石槽,都會放慢快門速度,讓浪花變得有如奶油一般柔和,但我們出發的時候已經是早上九點多了,抵達石門區也是十一點之後了,光線非常強烈。如果就這樣去拍,應該很難成功,所以我們兩個人當下決定,抵達石門區之後,先解決午餐,再去別的景點打發時間,等到下午三點之後光線沒那麼強烈了,再去拍石槽。

到石門吃東西,腦海中第一個想到的食物就是肉粽,其中最遠富盛名的就是劉家肉粽。如果從基隆開過去的話,最先抵達的是沒有座位的石門店,我們兩個人想坐下來好好吃肉粽,所以再繼續開一段路,才抵達位於石門婚紗廣場對面的石門富基店。

雖然才早上十一點,店內的客人就已經不少了,我們進去差點就沒有位置坐,幸好流動率很高,我們馬上就有位置可以坐了。

我們兩個人都各點了招牌粽跟南部粽,招牌粽料多實在,但我們都更愛南部粽,尤其台南出生的Nelson更直誇這是他在北台灣吃過最道地的南部粽。 XD

吃完了粽子,在離開之前,我們稍微逛了一下對面的石門婚紗廣場,看看到底這裡為甚麼會變成拍婚紗的聖地。

其實這個婚紗廣場就只是海邊的停車場加上一塊觀海的平台,帶點微微的希臘風。如果單純只是照風景的話,那我完全提不起拿相機出來拍的念頭,拍人像的話倒還可以,但也因為場地不大,發揮空間有限,所以應該很容易拍出跟別人很類似的相片,只能當作旅行過程中的其中一站,沒辦法耗上一整個下午在這裡照人像。

解決完午餐才十二點多而已,還沒辦法去照石槽,所以我們決定先去因為《不能說的秘密》而知名度大增的麟山鼻步道。

麟山鼻步道位於白沙灣附近,白沙灣旁邊的馬路走到底,就是步道的起點所在。起點旁邊是一座漁港,漁港旁有一塊大空地可以停車,面積很大,卻只有四五輛汽車停在這裡,看起來這不算是太熱門的景點,想要遠離塵囂,這裡還蠻合適的。

才剛踏入步道,Nelson就先拿出他的CANON 6D出來照相了,而我則是先保持著觀望的態度,觀察一下這個步道倒底有甚麼好照的,直到我們走到後半段,我才終於拿出相機開始照。

起初我先嘗試用廣角鏡頭來拍麟山鼻步道,發覺站著拍好像很沒甚麼,所以就改為蹲下來拍,畫面的張力就出來了。

不過這樣的照片也沒辦法照太多張,在這裡照太多廣角照片會有千篇一律的感覺。我拿著相機一邊走一邊從觀景窗往外看,都沒看到甚麼太特別的景色,不知不覺地居然就走到了終點,這個步道有點出乎我意料地短啊。

既然要往回走,那回程我就改用望遠鏡頭,看看是否有新的發現。

果真,換成望遠鏡頭之後,步道的延伸特性讓畫面多了遠近層次感,就算是空景也很有故事感。當然,如果這個場景有人在裡頭的話,應該會加更多分,可惜這裡交通實在很不方便,不然應該可以成為外拍聖地。







拍著拍著,Nelson突然想到潮汐的問題,如果滿潮的話,老梅的石槽會被海水淹沒,所以除了要避開中午的陽光,還得避開滿潮。我上網看了一下中央氣象局的潮汐預報,今天白天的滿潮是在下午一點半之後,而我們走回到步道起點也不過才一點多,還不能去老梅,勢必還得先去其他的地方晃晃。

麟山鼻隔壁是白沙灣,白沙灣好歹也算是新北市知名的沙灘之一,既然都到附近了,我們就先開車過去晃晃。

而事實上,我們也真的只是晃晃而已,放眼望去,除了沙灘跟遊客,就沒有甚麼其他好照的了。遠方是有一位身材很好的猛男在擦防曬乳,不過猛男並不會驅使我拿起相機照相。我跟Nelson駐足了三分鐘之後,決定速速離去,前往富貴角燈塔繼續打發時間。

富貴角在老梅附近,所以在富貴角打發時間,就不用花太多交通時間前往老梅。不過富貴角的停車場沒甚麼空位,連路邊都停了不少車,跟人煙稀少的麟山鼻相比,這裡熱鬧多了。

我們在路邊停好車之後,便沿著步道漫步前往富貴角燈塔。才走沒多久,赫然發現有一條路通往沙灘,指標上寫著老梅,我好奇地往前一看,發覺我們今天的目的地就在眼前!雖然從地圖上可以得知老梅就在附近而已,但是這種不經意地發現終點就在眼前的感覺還是很奇妙。 XD

不過,這個時候的海水還在滿潮,而且我也沒把腳架從車上拿下來,所以我們還是得先去富貴角燈塔繞一繞,再過來照石槽。

走了十多分鐘的步道,我們便來到了富貴角燈塔的門外。跟眾燈塔相比,我相信富貴角燈塔應該不算是高的燈塔,所以用廣角鏡頭左照右照,怎麼照感覺都很沒有氣勢。到最後,我決定退後個幾步,直接將整個燈塔圍牆都照起來,既然高度沒有辦法突出,那就用寬度取勝吧。 XD

照完了富貴角燈塔,稍微休息一下之後,我們便回到車上拿腳架,準備來照今天的重頭戲:老梅石槽。

一般人前往老梅的交通方式都是開車進入東邊的老梅社區,所以攝影師最密集的區域也是東邊的石槽。既然我們在西邊的富貴角,而且也不需要走很遠就能看到石槽,所以我們就沒有打算要再開車前往老梅社區,直接從剛剛的步道走到沙灘去拍照。

西邊的石槽幾乎沒有甚麼遊客,所以可以很盡情地照相,完全不用擔心會有別人遮住視線。

一開始我還是先用廣角鏡頭先拍一下石槽的壯闊感覺,這種凹凹凸凸的礁岩地形配上鮮綠的質感,隨便拍都很有特色。過年的時候花點錢買這顆二手的廣角鏡頭真的很值得啊。




海浪不斷地拍打礁岩激起一陣一陣的浪花,我一直在想要怎麼拍才能拍出這有趣的現象,想到最後,我放棄照相了,直接錄影起來好像還比較直接一點。 XD

除了翠綠色的礁岩,Nelson還找到了帶點白色的礁岩,為此還特地打電話叫我趕快過去沙灘的另外一端。 XD



用廣角鏡拍得差不多之後,我想要用望遠鏡來拍攝礁岩以及乳化的浪花。由於天色還很亮,因此就算把光圈縮到最小,最多也只能曝光0.2秒,畫面就很亮了。既然無法長曝,那我只好改用連拍的方式,連續拍攝多張曝光0.2秒的照片,希望可以從中挑選出令人滿意的好看照片。當然,想要這樣拍攝,沒有三腳架是完全不成的,所以沒有腳架的Nelson就只好辛苦地手持相機維持不動了。

從結果來看,0.2秒果然還是太快,海浪乳化的效果非常有限,連拍了數十張照片,只有兩三張照片的局部看起來還可以。雖然這已經是意料中的事情,但想到要篩選照片就覺得有點頭痛啊。




當我拍到一半的時候,Nelson說逆光拍攝的高反差感覺還不錯。聽他這麼一說,我才赫然驚覺太陽已經降下來了,並且呈現金黃色的光線,所以我又把望遠鏡換下來,重新裝上廣角鏡來拍大景。

由於逆光拍攝會有極大的明暗反差,是個很適合拍攝HDR的條件,所以我就順手連拍了幾張照片來組成HDR。我看曝光時間都在安全快門之內,所以就不依賴腳架,直接用手持相機連拍。乍看之下兩兩照片之間沒有位移的差異,但實際上在電腦上看還是看的出有些許的位移,所以也只能靠Photomatix的功能去對齊照片。

不知道是不是最新版的Photomatix有改善合成的演算法,總覺得合出來的HDR照片品質似乎比以前都好。



照完了夕陽下的石槽,我想趁著光線減弱的這段時間,再挑戰一次長曝海浪,所以又換回了望遠鏡,把相機放回到腳架上,對著遠方的礁岩拍攝。原本只能曝光0.2秒,太陽西下之後,便能延長到0.5秒。雖然還是不夠久,但總比先前的0.2秒好多了,海浪更接近奶油一步了。 XD



拍完這組照片之後,我們覺得該拍的照片都拍了,今天算是心滿意足了,所以就收拾器材開車回家去。

今天拍了這麼久,我們兩個人都只喝了一杯或一瓶水而已,所以一看到7-11就趕緊下車去買飲料來補充水分。走著走著,我突然覺得腳底有種奇怪的感覺,抬起腳一看,發現鞋底居然黏著一團白色的藻類,就算在柏油路上用力摩擦都去不掉,非常奇怪。但因為附近也沒地方可以讓我坐著處理腳底,所以就姑且先不管,繼續坐車回家去。

回程途中,我說我沒去過風車公園,Nelson還特地繞過去讓我看一眼,只可惜風車公園五點就關門了,我們只看到大門而已。

照時間推算,我們回到家應該已經六點了,與其回家吃晚餐,不如在回程途中找個特色小吃解決晚餐。我們挑選了一家在基隆市安樂區的旺記上海小籠湯包,這家店就在省道二號路旁,而且距離省道62號的終點交流道不遠,非常順路。以前我來基隆海邊出差的時候,曾經到過這家店解決午餐,今天再次造訪,居然整個大翻修,重新開幕,害我差一點認不出來。

我們坐在二樓等著我們的小籠湯包上桌,在等待的同時,我把右腳抬起來,仔細端詳一下鞋底,赫然驚覺原來我的鞋底不是黏著藻類,而是被藻類的遺骸給「刺穿」了!一根又一根宛如魚骨頭般的遺骸扎扎實實地扎進我的鞋底,還好我穿的是厚底膠鞋,不然我的腳底就要見紅了。

每一根遺骸都費了我好大一番功夫才拔起來,看來下一次來拍石槽,要特別小心這種白色的藻類遺骸啊!

基本上除了鞋子被刺穿以外,今天可以說是收穫滿載啊!當然,我們更希望有朝一日可以一大清早就來拍石槽,這樣應該可以拍出更夢幻的照片,期待這一天的到來。

http://vicjuan.org/photos/album/72157633032795538

歷史上的今天...

Powered by

2 thoughts on “老梅石槽攝影之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