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元@桃園忠烈祠



去年年底,公司同事honey跟emilie找我幫他們拍攝cosplay,三個多月後,他們兩個人又有新的裝扮,所以再度找了我來幫忙拍攝。這次的旅團成員除了我們三個人以外,其他人全部換過,正好讓沒去過桃園神社的同事jason跟willy來體驗一下。上一次的天氣是陰時雨,今天稍微好一點,只有陰天而已,所以這次可以盡情地在戶外拍攝,正好可以避免跟上次拍攝景點重複。

跟上次一樣,坐火車抵達桃園之後,我們先在隔壁大遠百的麥當勞吃午餐以及化妝,化完妝之後,再坐計程車前往桃園忠烈祠。今天honey依舊cosplay布袋戲角色,而emilie也依舊穿和服,不過上次還有另外兩位女同事可以幫忙換裝,今天emilie只能自己一個人換裝,所以會特別辛苦,也可能會花比較久的時間,所以就先從先換完裝的honey開始拍起。

由於今天沒下雨,所以連同我們就有四組人馬在桃園神社內外拍攝,為了避開其他組人馬,我們先從鳥居外面右側的木頭平台開始拍起。今天用的鏡頭是上次沒機會用到的SIGMA 18-50 F2.8 EX DC,去年年底車展時已經派上用場了,所以我想今天約拍用這顆鏡頭應該不成問題,只是過去我有好一段時間習慣用50mm定焦鏡,現在改用變焦鏡,有些習慣就要稍微改變一下。

隔了三個多月沒出來外拍,為了避免感覺生疏,我們先在這個木頭平台上暖身一下,找回拍照的感覺。



拍沒多久,有另外一組人馬也來到這個木頭平台上,是兩個女coser及一位老攝影師跟一位助理,不過我記得我們剛到桃園神社的時候,我只看到那兩位女coser單獨行動,並沒看到攝影師跟助理,不知道攝影師跟助理是從哪冒出來的。這位攝影師看到我們,趁著助理還在搬運東西的空檔跑來搭訕我們,不過我通常不太愛理會主動過來搭訕的男人,所以我就不太想跟他有太多交集。剛好這個時候emilie換完裝,我們就趁這機會趕緊換景點,不等這位攝影師把話說完就趕快撤離。

第二個景點是神社的社務所,也就是現在忠烈祠的辦公室外頭。這個木造建築本身就有很濃厚的日式氣氛,光是站在這裡或坐在這邊都很有日本味,所以其實我很喜歡這個景點。因為emilie剛換完裝,所以接下來先拍emilie。

這一次emilie不但有睡飽,而且還有honey的化妝加持,所以狀況比上次好太多了。今天所拍的所有照片通通都經過emilie自己審核通過,沒有半張被鬼隱起來(上次只過了四張……泣 Q_Q)


emilie照沒幾張,馬上就換honey上場。除了社務所本身,從社務所看出去的景色其實也蠻棒的,很有幽靜的感覺。



emilie好不容易換裝完,只拍到兩三張,這樣顯得有失公平,所以接下來要盡量彌補emilie,讓照片數量迎頭趕上honey。 XD

我們從社務所側門一路拍到後門,不管站在哪裡,emilie身上的和服都很配這個景點。



坐在旁邊的honey看到我們一路從側門拍到後門,跳出來說他也要在同樣的位置拍攝,因為看起來感覺很棒很有氣氛。



這邊的照片數量累積得差不多了,而且有另外一組拍攝婚紗的人馬想要用社務所周圍的場地,所以我們就把場地讓給他們,改轉往下一個景點。

下個景點是鳥居前面的廣場,畢竟鳥居是日式神社特有的建築,所以honey跟emilie都想拍幾張有鳥居的照片。不過我鏡頭的廣角端不夠廣,因此只能選擇用望遠的方式連同鳥居也拍下來,這樣一來就必須避開後方的所有遊客,以及很破壞氣氛的殘障坡道。殘障坡道可以用衣服去遮住,但是遊客就真的得等他們自己走出鏡頭外。為了拍一張照片,常常得等好幾秒,實在是有夠辛苦。更悶的是,等待這麼久,就是為了連同那個水泥鳥居一起拍下來,但是這個水泥鳥居實在很難讓我感受到任何一絲日式的氣氛,所以拍個十張左右我就想趕快離開這個鳥居,直接進去神社拍還比較有感覺。




神社正門外的兩側有幾株櫻花樹,目前還不到盛開的時期,所以只有零星幾朵花,不過我想要是真的盛開了,那遊客應該也多到爆炸,所以我想還是趁著有得拍的時候趕緊來拍吧,反正零星的櫻花也很有孤寂的氣氛。


emilie的照片照夠多了,現在反而honey的照片數量落後了,所以接著輪到honey上場。今天拜殿的周圍有另外一組人馬常駐,所以我們最多也只能在正門內的走道以及草皮上照相,反正拜殿上次來已經照過了,今天就挑沒照過的景點來照,比較不會有重複性。






照完honey的最後一批照片之後,之後的時間都是emilie的。為了搭配emilie的和服,所以我挑了正門旁的木牆來作為背景,這樣子畫面就很有延伸性跟距離感。今天emilie帶的兩個小道具,短刀跟紙扇,被emilie拿在手上感覺都很有模有樣,彷彿前輩子是日本人似的。不知道為何,看到和服配短刀,外加木頭牆,總是會讓我想起雪代巴。 XD



目前為止的照片不是全身就是半身,不過其實今天honey可是花了很多工夫在幫emilie化妝,而且是很精緻的藝妓妝,如果不幫emilie拍特寫的話,那就實在太對不起辛苦化妝的honey以及emilie了。


此時,忠烈祠的保全人員告訴我們忠烈祠要上保全關門了,關門的意思就是我們得收拾書包回家去了,所以我聽到保全伯伯這樣說,相機都收起來了。不過保全伯伯說他只會關神社正門,正門到鳥居的這段區域其實還是可以逗留的,所以我又從包包裡面拿出了我的相機繼續照相。 XD

因為忠烈祠關門的關係,先前所碰到的攝影師跟助理雙人組合,也跟我們一樣在正門外的階梯上駐足停留。這位攝影師一直想要跟我們聊天搭訕,不過我還是只想繼續拍我的照,所以只好讓jason去跟他稍微聊聊,避免他在旁邊說話打斷我的思緒。

先前我曾經在公司借給emilie看過幾本攝影書籍,其中包括黑麵著的《如何擺出好POSE:美少女外拍動作圖解X100》,以及《我的夢幻人像鏡》,裡面都有不少值得參考的範本。俗話說養兵千日用在一時,這個時候就是要將書本所學的內容好好發揮出來。而emilie果然也很有慧根,才看過幾次,就知道怎麼擺姿勢,而且還能夠一次到位,整個人彷彿脫胎換骨一般,宛如換了一個人似的,展現出平日上班時所見不到的嫵媚姿態。




雖然保全沒有趕我們走,不過終究還是不能太晚離開,所以我們就下階梯到社務所拍今天的最後幾組照片。

之前我比較常在社務所的側門照相,今天的前面幾組照片也還是在側門到後門的這塊區域照相,不過其實要是像現在這樣沒什麼遊客的話,社務所的正面還蠻有日式道場的風味的,一樣很搭emilie的和服。

拍到此時,記憶卡容量快要用完了。印象中我似乎已經很久沒有拍照拍到把記憶卡用完的程度,前幾年參加外拍活動都不見得會把記憶卡用光,何況這幾年拍照的量大幅減少,可見得我今天真的按快門不手軟的,拼了命在照相的。正好太陽其實也快要下山了,所以我們就在社務所周圍,把我最後僅存的記憶卡空間用完。





記憶卡用光,就代表非收工不可了,兩位model也可以安心地去換裝了。就跟著裝時一樣,honey一下子就換好衣服了,emilie還得花點時間解開那複雜的和服,所以最後我們其實都在等emilie換好裝。

在等待的同時,先前的那位攝影師又來找我們搭訕,而我還是離得遠遠的,不想有任何交集,所以辛苦的jason又得再跟他聊天哈拉。我站在旁邊觀看,只見得那位攝影師滔滔不絕地講了好多話,彷彿跟我們是一見如故,就連我們準備要回家了,都還主動說要開車載我們。幸好我已經先打電話偷叫計程車過來,找到了一個極佳的理由拒絕他,不然坐上了他的車,能不能下車都還不曉得呢。 冏rz

後來從辛苦的jason跟honey口中得知,原來這位攝影師是在桃園忠烈祠付近出沒的攝影師,只要看到有別人來cosplay,就會自告奮勇地上前搭訕說可以幫忙拍照。因此,今天跟這位攝影師從頭拍到尾的兩位小女生,其實根本就不認識這位攝影師。雖然幫別人照相本身並不是件犯法的事或壞事,不過我覺得這樣很奇怪就是了。

扣掉這件事不說,今天照起來的感覺果然比上次好多了。天氣好,被拍的人狀況也好,鏡頭也比過去用的鏡頭稍微高出一階,一整個下午下來,好久不見的外拍感覺似乎又回來了。

希望今年的外拍機會可以多一點,而且每次都能夠像今天這樣順利。 😀

http://vicjuan.org/photos/album/72157623537734756/

http://vicjuan.org/photos/album/72157623537751426/

歷史上的今天...

Powered by

3 關於 “羚、元@桃園忠烈祠” 的評論

  1. Mozilla Firefox 3.0.1 Windows Server 2003

    那天我很水腫樣~拍出來都臉都有點臭~
    可能不喜歡有人搭訕但卻不是帥哥吧~XDDD~~
    威力拍的影片可以看到我變臉的速度~~哇哈哈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