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台北大稻埕煙火節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台北大稻埕煙火節,原本今年跟去年一樣,是在七夕前的週末施放,無奈今年父親節有半世紀以來最嚴重的八八水災,在這樣的氣氛之下,施放煙火似乎有失妥當,所以順延到今天來施放。正巧今天是花卉博覽會開幕倒數一年,所以今天放煙火的主題自然而然就變成了倒數迎花博。

去年我跟親愛的女朋友在三重市的河堤觀賞,今年當然繼續選擇三重市的河堤觀看。不一樣的是,今年除了我們兩個人以外,還有另外兩位公司同事nobird跟emilie也要來看,就連女朋友的媽媽也在今天下午臨時起意想跟我們去看。陣仗變得這麼大,要一起前往觀賞地點似乎非常困難,所以我們說定各自想辦法抵達三重市的河堤,最早抵達的人先佔位子,其他人再想辦法找到這個佔位子的人。

前一天我在公司告訴nobird我們去年觀賞的地點,如果他可以早到的話,就坐在這個位子就好,不用特別往前。而沒有意外的,騎機車的nobird果然是今天最先抵達河堤的人,大概五點多就到了,這個時候我們其實都還在路途中。因此,找位子的重責大任就交給了nobird,而且他比去年的我們都還早到河堤,要找到空位應該不是難事才對。

去年我們是搭乘公車前往三重市,再慢慢走到河堤邊。今年女朋友不想去擠公車,不過倒是不排斥走很長的路,所以我們打算從捷運民權西路站開始走,跨越台北橋到三重的河堤。親愛的女朋友跟媽媽是搭公車去民權西路站,我則是坐捷運。原本我以為坐捷運應該可以比公車早到,沒想到台北車站的淡水線月台居然擠滿了人,顯然大家都是要去看煙火的。雖然只有月台南端人潮比較多,不過從茫茫人海中脫離就費了我不少功夫,到最後居然比親愛的女朋友還晚到民權西路站,實在是太可怕了。

在民權西路站會合之後,我們一行三人漫步前往三重市的河堤,路程超過兩公里,雖然聽起來很遠,不過這種時候搭公車可能也舒適不到哪裡去,反正距離煙火施放還有兩小時多,而且已經有人替我們佔位子了,所以可以慢慢走不用著急。

走了十多分鐘,我們終於走過台北橋,來到三重市的河堤,再走一會,就到了去年我跟親愛的女朋友所坐的位子附近。沒有意外地,以現在的時間來看,這附近的位子老早就被佔滿了,所以我們該打電話尋人一下了,看看nobird到底幫我們佔了什麼樣的位子。

「你在那邊?」我問。

「你一直往前走,看到舞台之後還是繼續往前走,我們在流動廁所前方的斜坡上。」

咦?舞台?那不就是非常靠近忠孝橋了嗎?那我們從台北橋走過來其實是走遠路了啊。如果照去年的走法,搭公車過忠孝橋後再走去河堤,反而還不用走這麼多路。不過也罷,我想現在忠孝橋那邊應該是人山人海吧,如果真的那樣走,恐怕得經過一番推擠才到的了河堤,所以走台北橋過來其實也不是件壞事啦。

歷經了十多分鐘,我們終於抵達nobird所謂的「流動廁所」,並且在茫茫人海之中,跟nobird會合了。

乖乖,nobird找的位子真的很不簡單,居然是在防波堤的斜面上。這地方去年我們曾經考慮過,可是去年親愛的女朋友穿高跟鞋,所以瞬間就被親愛的女朋友給駁回了。還好今年她穿了一雙很普通的鞋子來,才有辦法跟著我們上山下海。

不過爬上斜坡是一回事,要一直坐在斜坡上呆上一個小時半,又是另外一回事情了。雖然我們的褲子摩擦力大到足以讓我們不至於滑下去,不過雙腳得一直出力撐住身體,左腳痠了換右腳,右腳痠了再換回左腳,非常辛苦啊。

而為了打發漫長的等待時間,我還特地去買了撲克牌。不過在斜坡上玩撲克牌真的是一種自討苦吃的行為,為了避免撲克牌滑下去,我們拿包包跟衣服來做出一個簡易的平面,丟出來的手牌都放在這上面。好在玩完三四回合之後,一張牌都沒有少,安然全數回收,留到下次繼續用。 XD

打牌真的是一件適合拿來打發時間的活動,一轉眼就快要八點半了,趕緊把牌收一收,準備好相機要來照煙火了。

依照去年的模式,一開始應該也是在忠孝橋上施放煙火,所以打從一開始我就把鏡頭鎖定在忠孝橋上。八點半一到,在台北市施放煙火之前,台北縣長說要送幾發煙火給對面的台北市。才剛說完,在我們前方不遠處的河堤突然施放了好幾發煙火,雖然規模遠不如今晚接下來所要施放的煙火,不過在這麼近的距離下觀看煙火也是很驚人的了。

縱使如此,我的鏡頭還是一直維持在鎖定忠孝橋上,如果為了照這幾發煙火而讓自己手忙腳亂,那就太得不償失了。

台北縣的煙火沒多久就放完了,正如我所預料的,緊接著忠孝橋上的煙火點燃了起來。去年的位子距離忠孝橋有點遠,而且一開始還被旁邊的人遮住,花了不少時間在重新找位子照相。今年的這個位子距離忠孝橋不到一公里,毫無疑問地可以將橋上的煙火拍得相當清楚。











忠孝橋部分的煙火照起來感覺還蠻順利的,接著就是河中央的煙火。原本我以為按照去年的照法應該就可以順利過關了,沒想到照著照著,感覺越來越不對勁。









沒錯!照煙火最不希望碰到的濃煙居然出現了,而且還朝著我們這邊的方向飄過來。不一會兒,大半的天空都是濃煙密布,煙火的光芒頓時黯然無光,這下子不管怎麼照,都沒辦法避開那團濃煙了。看到這種景象,心都涼了半截,原本手指頭還在拼命按快門,漸漸地也不怎麼想按了。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有一好沒二好嗎?雖然能夠就近拍攝忠孝橋上的煙火,可是代價就是要放棄後面二十多分鐘的高空煙火,怎麼想都覺得虧大了啊。如果坐到去年的位子的話,大概還不會跟濃煙正面衝突。所以說如果明年還有機會的話,還是盡量不要坐這麼靠近忠孝橋比較理想啊。 orz

不過既然今天都費盡千辛萬苦來到這邊了,坐著看是半小時,拼命照相也是半小時,我想我還是意思意思按按快門好了,雖然心裡知道大部分的照片應該是沒救了,但比起什麼都不作,我還是寧可碰碰運氣。

幸好,中段以後的煙火放得沒那麼「激烈」,所以煙也沒那麼多,勉強可以照到稍微清楚一點的煙火。







很多煙火照起來都有花的形體,我想大概是為了符合今天的主題:倒數迎花博吧,感覺起來還蠻多采多姿的,我想這應該就是跟去年的不同之處,看得出來煙火廠商花了不少心思。

後半段的煙火又開始熱鬧了起來,雖然濃煙又開始「竄出」,不過已經沒有先前那麼嚴重了,可能這幾發煙火都比較沒有煙吧。 XD






最後的幾分鐘煙火,感覺起來有種想要一口氣把煙火全部放光的氣勢,搭配著交響樂的背景音樂,瘋狂亂放煙火。煙雖然是多,不過煙火更多,所以看起來還是相當華麗。

經過一番瘋狂轟炸之後,最後一發煙火的金色餘燼灑落在淡水河上,既華麗又壯觀,算是為今天的煙火節畫下一個句點。

雖然今天照相的感覺沒那麼順,不過大家看煙火倒是看得蠻開心的,也算是值得欣慰的一件事情吧。

只是,漂亮的煙火看完了,怎麼回家又是一件頭痛的事情。前來看煙火的人潮可以在不同的時間分批過來,但是離開的時候卻是一起離開,所以幾個重要的出入口都塞滿了人。我們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從後方的接梯離開河堤,然後走一段不怎麼近的路才走到省道上的公車站牌。上了車之後,大概有一小時的時間是塞在台北橋上動彈不得的,好在我們是不急著回家,所以可以在空曠的公車上閉目養神。下公車之後,轉搭回到東湖的最後一班捷運列車,回到家早已超過午夜,除了辛苦還是只有辛苦。

如果明年還要再來的話,選一個好位子絕對是很重要的。 XD

http://vicjuan.org/photos/album/72157622823493432

歷史上的今天...

Powered by

1 關於 “2009台北大稻埕煙火節” 的評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