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全食


今晚有難得的月全食,而且是月出帶食,也就是說,不需要熬夜,不需要等很久,天一黑就有月食可以看。

這麼好的機會,偏偏今天台灣北部跟東部都是陰雨天。從昨天的氣象預報來看,桃園以北都有很高的機會下雨或者是陰天,不過,新竹縣市卻反而是大晴天。因此,如果今天想要順利拍到月全食的話,保險起見,最好是去新竹一趟,反正新竹也不算很遠,是個還可以接受的距離。

看完國慶預演之後,我便立刻前往台北車站,準備搭乘高鐵南下。為了確認桃園是否就能看到月食,我先買一張桃園的票,而不是直接坐到新竹。

很不幸地,桃園跟台北一樣都是大陰天,氣象預報沒有失準,可見得今晚真的得在新竹拍照了。

等了二十分鐘之後,我再度坐上高鐵,前往新竹站。還沒進站,就可以感受到陽光正照耀著兩旁的城市以及山野,跟台北是截然不同的天氣。看到這樣的景象,頓時讓我鬆了一口氣,花了這麼多錢坐到新竹,最重要的就是確保今晚能不槓龜。從目前的天氣看來,天時已經有了,接下來就是尋找地利了。

由於今天是月出帶食,能夠儘早在月亮剛出來的時候就拍到是最好不過了,因此必須尋找到一個足夠空曠的地點來拍攝。原本事前我還規劃說要不要坐火車到其他的車站附近尋找空地,上了火車之後,我想了想,其他地方我又沒去過,要是去了之後還找不到好地點,那豈不是浪費時間跟車錢。

於是,趁著火車還沒發車,我趕緊下車出站。與其花時間再坐火車,不如把時間省下來,在高鐵新竹站附近尋找其他空曠地點。這樣一來,要是沒找到,起碼還可以回到高鐵站附近拍攝,至少高鐵新竹站的東方只有中央山脈,沒有什麼礙眼的高樓大廈。

我研究了一下地圖,發現頭前溪距離高鐵站只有一公里多的距離,而河岸正是一個視野遼闊的地方,非常吸引人,於是我臨時起意,決定慢慢走到頭前溪的溪畔去取景。

在高鐵軌道的東側,正好有一個階梯可以跨過河堤,然而,走上階梯之後,卻只能看到一輛車子寬的砂石道路,以及一大片未經整理過的雜草叢。

地勢惡劣不打緊,更慘的是,月出方向的正東方會被台鐵高架軌道給擋住,視野比高鐵站前還不如。千里迢迢走來這裡,卻發現視野更糟糕,實在是非常地嘔。 orz|||

不過,距離太陽下山還有一段時間,我還是有第二次機會。照目前的情況看來,我需要做的其實只是遠離軌道就好。

我再度研究地圖,發現西邊幾百公尺處的河堤有另外一道階梯,也就是說那邊應該還有另外一片空地。雖然沒實際去過,不曉得理想不理想,但無論如何都比留在原處好很多。於是,我趁著太陽還沒下山,趕緊快步前往數百公尺遠的另外一道階梯。

翻過階梯,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片草原,相當遼闊,就算草地上有人正在打壘球,還是有許多空曠的空地可以照相。很顯然地,這裡就是今晚拍攝月出帶食的最佳候選地點。

選好地點,架好腳架跟相機,剩下的就是等待月亮的出現。

雖然說新竹是大晴天,但東方地平線附近還是有不少雲,我很擔心會不會因為雲層太厚而延後看到月亮的時間。不過事實證明,我的擔心是多餘的,月亮很快地就突破雲層,展現在世人的面前,而且只剩下頂部三分之一是亮的。這月出帶食的程度比我想像中還要多,很顯然再過不久就會是全食了。

我其實很想要拍攝縮時攝影,但是頭前溪畔的風力實在很大,我以為我的腳架支撐力很夠,但我卻忘了望遠鏡頭只要被風稍微吹動一下,畫面就會是糊的。所以雖然拍了不少張,但是扣掉模糊的照片之後,可用的照片屈指可數,效果一點也不好。 orz|||

在即將進入全食的時刻,我把焦段轉到最望遠的300mm,希望可以清初拍下進入全食的過程。但在強烈風勢之下,拍出來的照片幾乎都是模糊的。原本還打算將這些照片串成影片,沒想到最後居然只有四張照片是清楚的,其他的完全不行。




這次月食的全食時間長達將近一個小時,也就是說這一個小時內,月亮都會一直維持這樣的暗紅色。在強勁風勢的干擾之下,繼續在原地拍攝幾乎看不出什麼變化的月亮似乎有點不智,不如先收拾器材,慢慢走回高鐵新竹站,起碼到了高鐵站之後,還有景物可以搭配。

走到高鐵站附近,我發現高鐵站西邊的草地上有許多攝影師正在拍攝月全食,我猜可能有些人是在嘗試連同高鐵站一起拍攝。雖然我曾經有想過這樣的念頭,但我今天並沒有帶廣角鏡來,最廣的鏡頭就是30mm的大光圈鏡,不但很難拍下整個高鐵站的建築,連月亮在畫面上的面積也不大,非常不理想。

與其拍個兩邊都無法兼顧的照片,不如還是專心特寫月亮就好,所以我重新裝上望遠鏡頭,試著尋找月亮與高鐵站體之間最好的搭配方式。

經過幾番取景之後,最後我決定將月亮放在屋簷上,增加一些趣味性。

雖然高鐵站附近的風勢也不算小,但跟頭前溪畔比起來,高鐵站前的風算緩和許多了,成功率也比較大。或許,我打從一開始就應該在高鐵站附近拍照,這樣才是最正確的決定,最起碼不需要多走三公里的路。 orz


拍著拍著,不知不覺就快要到生光的時刻了,我趕緊在人行道上找一個長椅坐下來,準備拍攝生光的過程。

雖然高鐵站前的風勢沒有像溪邊那樣強勁,但還是足以吹動望遠鏡頭,所以拍出來的照片幾乎都還是模糊的。更重要的是,用望遠端300mm拍攝月亮,拍沒幾分鐘,月亮抬升的高度就要超出畫面之外了,但生光的進展卻幾乎看不出來。下一次如果還要拍月食的縮時攝影,最好還是別拉到這麼遠的焦段。 orz|||

所以說,大部份的攝影師在展示月食的攝影作品時,不會用縮時攝影的方式呈現,而是使用多重曝光。如此一來,不用浪費記憶卡,又能將月蝕的變化清楚呈現出來。

開始生光之後,月亮的亮度就會開始大幅提升,屆時月亮的亮部跟暗部對比就會越來越大。我想難得都出門拍月食了,不如就趁著剛開始生光的時刻,亮暗對比還沒那麼大,嘗試拍拍看HDR照片,再晚大概就沒那麼好拍了。

拍出來的效果還蠻微妙的,乍看之下,感覺月食好像就真的是這模樣,但實際用相機去拍出來的照片又不會是這樣子,HDR就是有這樣的魔力。

雖然從全食結束到完全生光又是一個可以拍的題材,但我人在新竹,老婆還在家裡等我,再不坐車離開,回到家就晚了。何況明年的清明節假期還有一次月全食,到時候選一個沒風的地方,好好拍攝縮時攝影比較實際。

今年的月全食,成果還算是豐碩,最起碼已經是我歷來拍過最多月全食照片的一次了。請假來新竹拍攝,真的是押對寶了,希望明年的月全食可以有更豐碩的結果。

歷史上的今天...

Powered by

One thought on “月全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