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時金針花鐵人攝影之旅


年初的時候,叔叔告訴我他們台電內部有一個攝影課程,舉辦許多攝影活動,問我有沒有興趣參加。當時我心裡想著,跟著這麼有規模的國營企業攝影社團,應該會很有收穫吧,所以我就答應了。

幾個星期前,叔叔告訴我他們即將要開新的班,其中有一堂是要到花蓮拍金針花。巧合的是,月初我才剛去花蓮照金針花,雖然是順利照到金針花了,可是數量並不多,感覺照起來不太過癮。當時店家告訴我們,要八月底九月初來才會有很多金針花。

原本我以為,大概沒甚麼時間再來花蓮了,沒想到在這個金針花開的季節,居然從天而降了一個如此珍貴的機會,如果不趕緊把握,下次再照金針花就真的不曉得是什麼時候了,所以二話不說,立刻報名參加。

雖說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不過這個旅遊行程其實非常恐怖,我們要在24小時內往返台北花蓮,下車照相吃飯以外的時間,就是在車上度過,完全不會在任何旅館民宿內休息,所以稱之為鐵人攝影之旅,一點也不為過。

前一天下班之後,我就直接到松山高中附近等待從桃園來的交通車,上車之後,第一個目的地就是直奔花蓮市。

還記得月初去花蓮的時候,我對漫長的蘇花公路印象非常深刻。當我們行駛在蘇花公路上時,總是覺得明明已經開了很久,怎麼還是離不開蘇花公路,特別是在車上睡不著的時候,看到那綿延不絕的山路,會讓人感到更加絕望。

如今要再度面對蘇花公路,一想到當時漫長的車程,我決定還是趕緊閉目養神。一來是可以在半夢半醒之間度過漫長的蘇花公路,二來是讓自己獲得充足的休息,免得照相照到一半昏倒了。

過了四小時半之後,交通車不知不覺就抵達了花蓮市的公正街。今晚的宵夜是著名的公正包子,24小時營業,可見得生意之大,聲名遠播啊。我們一行人幾乎快把店家的座位坐滿了,聲勢浩大,好在當時沒什麼客人,不然應該會招惹民怨吧。 XD

我們叫了好幾籠包子以及一籠蒸餃,而大家的飲料居然恰好都是紅茶。這家店的紅茶是古早味紅茶,甜度很夠,在吃完包子的辣沾醬之後再喝紅茶,更能體會到紅茶的甘甜。當然,也可能是這一路上都沒有喝水,所以喝到紅茶才感覺特別好喝。

雖然這是一家包子店,不過兩相比較之後,其實我比較愛蒸餃,可惜只叫了一籠。 orz

吃完宵夜之後,下一個目的地就是直奔六十石山了。比起蘇花公路,接下來的路程應該稍微親民一點,筆直的馬路,加上深夜沒什麼人車,我想應該很快就到達目的地了。

果不其所然,才睡沒多久,我們居然一點半就抵達了六十石山的山腳下,感覺有點順利過頭了。還好從山腳到山頂還是得經過漫長的彎延山路,所以還可以讓我多睡一點。到達山頂之前雖然不小心走錯了路,不過抵達山頂停車場的時候,還不到兩點半,仍然比先前預計的時間還早很多。

負責這個攝影課程的是一位台電課長,課長說可以休息到三點半,再到觀景台去架設腳架。不過話是這麼說,全部的人抵達停車場之後,就拿著自己的包包前往觀景台,完全沒有想要休息的念頭。一開始我還在想要不要休息,看到全部的人都走上觀景台,我才驚覺到要是我沒跟著走過去,我就不曉得觀景台要怎麼走了,所以還是趕緊拿著背包跟著大夥走。

停車場旁邊有一個階梯,走上階梯其實就可以看到觀景台。不過由於觀景台會有人來來往往,木頭地板又會有振動,其實不太適合架設腳架,所以課長帶我們走到觀景台旁的山坡,直接在山坡上架設腳架。

架好腳架已經是三點多了,天色很暗,但因為有月光的緣故,所以還不到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往台東方向看過去,可以看到花東縱谷內街道的路燈,以及前方不遠處的小瑞士。課長要我們在天亮之前嘗試夜拍,除了照平地街燈跟「小瑞士」,還要連同腳邊的金針花叢一起照進來。

雖然7D的雜訊抑制功能似乎做得很不錯,不過我想用ISO 100去照夜景絕對是最保險的了,所以我決定犧牲時間,來換取好的影像品質。

因為眼前的景物亮度非常暗,所以我不敢用太小的光圈,免得曝光太久,整晚照不到幾張照片,因此我把光圈設在不大也不小的6.3,嘗試曝光三到五分鐘,回家再將RAW檔的曝光補正拉高,照起來感覺還不賴。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月光的緣故,將曝光補正拉高之後,整個照片沒有夜景的感覺,但也不像白天的照片,形成一張很微妙的風景照。

整張風景照中,只有最靠近我們的山坡上的金針花沒有強烈光源照射,所以照出來的照片很有可能會曝光不足,因此課長三不五時就拿出手電筒來補燈,好讓金針花的亮度提升。

今天很可惜,雲太多看不太到星星,沒有辦法拍攝星軌。不過照著照著,我發現月光下飄動的雲非常漂亮,所以我就跟叔叔借廣角鏡,並且將角度提高,希望可以多拍一點飄動的雲,增加這張夜景風景照的夜晚氣氛。


不知不覺間,四周的人逐漸變多了,每隔幾分鐘就會有人拿著手電筒來探路。雖然天色這麼晚,拿手電筒探路是難免的,不過有的時候手電筒光線太強烈,照射到山坡上,課長就會不高興,因為這樣會打壞他的曝光計劃。所以課長主張在這種情況下,最好還是用高ISO來照相,縮短照相時間,因為像這樣的熱門景點突發狀況實在太多了,一不小心,辛苦的等待就會泡湯了。

照了一個小時,我想縱谷風景也照夠了,在加上四周路人一直拿手電筒探路,所以索性換個主題,轉頭朝著山頭拍攝。山頭上的雲層比較少,星星清晰可見,所以我決定改照星空。

由於星星是一直都在緩慢移動的,所以曝光時間不可以太久,我決定最多只拍30秒。但快門速度這麼快,不調高ISO不行,所以我把ISO調高到800,並將光圈放大到5.6,希望在最短時間內照出清晰的星空。

照出來的效果出乎意料地好,天空中的獵戶座清晰可見,不愧是花蓮的山上,就算這麼多雲還是可以看到這麼多星星。

照了夜景跟星空,我覺得需要上一下廁所。雖然荒郊野外處處都是廁所,不過山頭上的人實在太多了,不管躲哪裡好像都會被看到,所以只好多走幾步路回到停車場附近去小解一下。

回來之後,赫然發現有另外一團人也想站在跟我們差不多的位置照相,而且還有一位阿姨嘗試著想要把腳架放在我的腳架跟隔壁腳架之間的狹小縫隙。看到這位阿姨不停地嘗試,我想我已經深刻體會到這位阿姨非卡位不可的決心,我覺得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別的事情可以撼動這個決心了。

跟阿姨人擠人事小,要是腳架被推倒,7D摔落山坡下可就嚴重了,所以我趕緊衝上去抽走我的腳架,避免7D死於非命。

我不知道阿姨有沒有跟我說謝謝,不過阿姨卡位子的速度倒是真的很快,等我轉過頭,阿姨已經站好位子了,感覺就像剛剛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似的。 囧rz

既然位子被佔去了,索性就趁這機會休息一下,畢竟熬夜照相是很累的。

不知不覺間,已經快要早上五點了,再過沒多久天就要亮了,這個時候山頭上已經聚集了很多人,有的像我們一樣朝縱谷方向照過去,也有的人背對我們,朝著日出方向照過去。

既然天快要亮了,這表示現在照出來的照片一定跟兩小時之前照的照片不一樣,所以是該拿出相機再照的時候了。不過辛苦佔的位子已經不見了,所以叔叔就把位置讓出來,換叔叔在旁邊休息,而我則開始照相。

才過十幾分鐘,天色就已經亮了不少,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所需要的曝光時間也越來越短了。

既然曝光時間縮短,這就代表用包圍式曝光連續照三張照片,內容上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差異,拿來製作成HDR照片應該不是問題,所以我決定從這一刻開始,盡量使用包圍式曝光的方式來拍照,好回到家之後可以製作成HDR照片。


不過,正當我用包圍式曝光的方式拍照時,其他人連同叔叔都拿著黑卡在搖,因此不搖黑卡的我就顯得很格格不入。叔叔跟同事借了一張黑卡讓我嘗試,我想既然有現成的黑卡可用,還有其他人可以請教,所以我就嘗試了一下黑卡拍攝技法。

沒嘗試過黑卡真的很不習慣,一開始都抓不太到抽出黑卡的時間,所以往往讓天空太亮,好在最後還是有稱的上是成功的照片留下來,不然就太枉費眾人的指導了。

黑卡固然要嘗試,HDR拍攝還是不可忘。原本對面灰濛濛的山頭,突然有強烈的朝陽照射,所以形成山頂被照亮,但山腰之下都還是陰暗的景象。看到這個景象,很直覺就想到要以HDR照片才能更忠實呈現,所以暫時把黑卡還回去,先拍HDR要緊。

才過沒多久,陽光已經照射到整個對面的山坡上了,看起來就沒有比較特別,所以說美景真的是稍縱即逝啊。

既然已經捕捉到想要捕捉的景色,所以接下來又可以繼續練習搖黑卡。練習了這麼多次,天空終於看起來沒那麼過曝了。

另外一個方向的山谷,我也同樣是照一張HDR照片,然後再練習搖黑卡,呈現兩種稍微不同的風味照片。


最後一次練習黑卡,終於拍出了正常曝光的照片,在那之前已經不曉得經歷了多少次失敗,差點就快要沒有信心了。 orz|||

我想如果以後還有帶著腳架的話,我大概還是多半會選擇拍HDR照片吧。 XD

從半夜拍到天亮,歷經了三小時半,我想這個山坡應該是已經拍夠了,再拍下去也是會膩的,所以大夥開始收拾腳架,準備離開山頂去別的地方取材。

一回到停車場,轉頭看了一下剛剛所待的山頭,赫然發現月亮剛好就掛在山坡上,如果想要同時拍到金針花與月亮,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錯過這次,下次能夠再拍到這個景象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就算改天再來六十石山,也不見得能夠剛好看到月亮掛在山頭上。

用廣角鏡拍月亮只能拍到一丁點的小月亮,想要將月亮拍大,就一定要換成望遠鏡頭來拍。不過山坡邊沒有適合架腳架的地方,所以只好靠自己的手力支撐望遠鏡頭。


照了幾張月亮之後,手就開始覺得有點酸了。其實不是鏡頭太重,而是整夜沒睡好,
體力稍微下降了,所以我只好照一下山坡上的金針花休息一下。


這顆鏡頭買了這麼久,到今天才終於體會到這顆鏡頭的散景威力,不過我想構圖似乎要再加強一點,不然就真的很浪費這顆鏡頭的散景了。 orz

拍完金針花,手真的酸到舉不起望遠鏡頭了,所以就休息一下換個主題,拍拍山坡下的採花阿婆,最起碼可以不用舉鏡頭了。 XD

預覽了一下剛剛所拍的月亮,總覺得還是不太滿意,所以趁著月亮還沒落下山頭前再挑戰一次。

由於月亮跟金針花之間的距離相差甚遠,合焦在金針花上,月亮就會模糊,反之也亦然,所以兩者勢必犧牲其中之一。我稍微想了一下,月亮只有一個,但是金針花卻是一大片,如果合焦在金針花上,畫面可能會顯得很凌亂。不過如果合焦在月亮上,整個畫面就只有月亮是清晰的,反而比較能夠突顯出主題來,所以離去前的最後一張照片,我選擇將月亮拍得清晰。

這張照片看起來很有魔幻的氣氛,比較可惜的是才剛日出沒多久,金針花依然呈現含苞待放的樣子,如果金針花開了應該會更棒,可惜。

原本我以為我拍很久了,沒想到其實根本就還不到七點。課長說我們還可以去自由照相,七點半再集合,所以我就跟叔叔他們走下山坡,到處去取材。

六十石山的山頂素有小瑞士之稱,這裡不像其他山,山頂森林密佈,六十石山的山頂是一大片的綠油油的草原,視野相當遼闊,所以基本上隨隨便便拍都很有異國風味。



走著走著,突然看到叔叔的同事在照馬路邊坡上的金針花,金針花開得還蠻近的。我好奇湊過去看了一下,原來在那樣的角度之下,可以看到藍天白雲之下盛開的金針花,正好叔叔又借了我一顆CANON 10-22mm的廣角鏡頭,如虎添翼,更能拍出具有氣勢的照片。

光是只照廣角照片我覺得還不夠,我還很貪心地想要拍HDR照片。雖然腳架已經收起來了,幸好光線亮度足夠,曝光時間夠短,而且風不大,所以金針花跟草並不會隨風搖曳,是一個拍攝HDR的好機會。



製作成HDR照片還是不夠,外國網站上的HDR照片看起來都有超現實的迷幻感覺。我把這三張照片的smooth值調高,使得整個畫面的亮度差異盡量減少,結果亮部的白雲細節跟暗部的草地細節都出來了,看起來有一點點真實,又有一點點假,重點是這幾張照片還是有它的美感在,並不算太難看,我想應該還稱得上是作品吧。 XD



走到馬路上,旁邊的山坡就是我們凌晨所待的觀景台旁山坡,從下方往上看,一樣也可以看到一整片一整片的金針花海,不過這個坡實在太斜了,不好立足,所以我就不嘗試拍HDR照片,單純用廣角鏡拍普通的照片就好。


馬路的另一邊又是一個觀景台,這個觀景台可以從不同的角度觀看「小瑞士」。從山頂的觀景台看過去,會覺得小瑞士只是花東縱谷內的一塊小山坡,但是從這馬路邊的觀景台看過去,又會覺得小瑞士很遼闊。但不管從哪邊看過去,都是難得一見的美景。

一轉眼,半個小時就過去了,我們得趁著假日車潮還沒上山之前趕緊離開六十石山,以免車潮將六十石山的小山路給塞住就不妙了。

離開之前,我照了一張照片,應該很容易令人聯想到六十石山。這是山頂山坡上四處分布的岩石,我不曉得這裡是不是有六十顆石頭,還是這些石頭重量有六十石,總之在這片只有金針花海的山坡上,硬是出現了宛如從天而降的巨石群,非常突兀,也相當奇特。以這些石頭來替這座山命名,應該再合適不過了。

一坐上交通車,完全動都不想動,眼睛也不想張開,畢竟整晚沒睡好,能夠休息就盡量休息,性命還是最重要的啊。

在半夢半醒之間,車子開到了玉里的市區。睡眠很重要,但是早餐還是非吃不可,所以大夥下車在某西式早餐店內簡單解決今天的早餐。上車之後,又再度陷入昏迷的狀態。 XD

再一次醒來,車子已經開到了赤科山上。赤科山是花蓮縣另一座著名的金針花山,位於玉里鎮。

課長帶我們來到一個農場管理的金針花田,走出停車場,停車場旁就是一大片的金針花海,不必跋山涉水,得來全不費工夫。難怪課長要把赤科山安排在六十石山之後,費力的行程先走,就算真的把體力用盡了,也還是足以應付輕鬆的行程。 XD

除了做出自然版本的HDR照片,同樣的內容我還另外做了更多細節保留版本的HDR照片。

除了站在花田邊照相,大部分的人都踩進田裡就近拍攝,畢竟這裡不是山坡,對我們來說,平坦花田裡的金針花還是比較好照一點。




下一個景點是不遠處的花田,這個花田特別的地方在於田中央有三顆巨石,跟四周綠油油的花田比起來非常格格不入,但也因為這三顆石頭,讓這個山坡變得非常有特色。

課長說這個花田的主人非常凶悍,所以千千萬萬不要踩進去,我們只能在馬路邊遠遠望著照相。




赤科山上最後一個景點是汪家古厝,不但有古早的農村房舍,還有兩大片花田,更有提供餐飲,所以遊客顯得稍微多了一點。光是在花田旁邊,就有不少攝影社團的攝影大哥在架設腳架拍攝花田。我想今天已經照夠多花田了,所以就在田旁邊遠遠地用廣角鏡頭拍攝就好。

突然間,我發現我腳邊的金針花上面居然有蝸牛,而且這隻蝸牛停的位置還很奇妙,所以我就換成標準鏡來拍蝸牛。


汪家古厝前方廣場跟屋頂有在曬金針花,所以一直有其他攝影大哥在廣場前拍攝。我在花田裏一直等,終於等到沒有人在拍攝了才走到廣場前去拍攝曬金針花。

連曬金針花都拍到了,我想今天大概就差不多可以收工了,所以就走出汪家古厝,準備到馬路邊乘坐交通車。

在等待人員到齊時,我也沒有閒著,照了幾張馬路兩側的金針花田。雖然金針花並沒有像汪家古厝內的花田那樣盛開,可是看起來還是很怡然舒服,這就是大自然的悠閒感覺啊。



離開赤科山,今天的攝影行程就真的結束了,接下來的行程就只剩下吃跟趕回家了。 XD

我們午餐是在瑞穗鄉市區的一家客家菜餐廳,外表看起來雖然只是個小小的普通透天厝,吃飯的地方像客廳,不過菜的味道還蠻不錯的,我覺得並不會輸給那種遊覽車休息區的大餐廳。

吃完飯之後,司機繼續趕路,而我當然還是趁機會補眠。

沒一會兒,我們就到了光復糖廠,來光復糖廠,當然就是吃冰。在這個月之前,從來沒去過光復糖廠,結果光是這個月就來第三次了,未免太密集了一點,顯然光復糖廠是外來遊客的必經之地啊。

吃完了冰,我們還有幾分鐘的自由活動時間。前兩次來我都沒有照相,今天當然要好好照一下,免得光吃冰,都忘記光復糖廠長甚麼模樣了。



離開光復糖廠,接下來就真的不會再拿出相機了,因為我們得一直趕路,才有可能在晚上七點左右回到台北。在這之間,我們除了名產店跟加油站有下車以外,其他時間都一直躺在座位上。回程當然還是得經過漫長的蘇花公路,而且還碰上了下大雨,幸好拍了一整天照,身體實在累得受不了,漫長的行車時間就在半夢半醒之間度過了,更幸好早上拍照的過程之中都沒有下雨,一直到回家的路上才下雨,實在是老天保佑啊。

最後,回到台北的時間差不多是晚上七點,還記得昨天晚上的這個時候,我才正要出發,感覺起來這趟旅程好像一場夢似的,醒過來之後,又要面對都市生活了。 XD

這趟24小時鐵人攝影之旅,真的是收獲良多啊,下次再做這樣的事情,不曉得會是甚麼時候了。 😛

http://vicjuan.org/photos/album/72157624870619296/

歷史上的今天...

Powered by

5 關於 “24小時金針花鐵人攝影之旅” 的評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