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錚、璦邦 緣定今生


今年所參加的第一場婚禮,同時也是農曆過年前的最後一場婚禮,就在今天登場了。前幾個月我曾經到新竹一趟,那一天參觀了永錚在竹北高鐵站附近所買的新房子,那個時候他就預告會在選舉結束之後的一月份舉行婚禮,要我們大家記得把時間空出來。

上星期永錚在台東的家鄉舉行了婚禮,今天則是在新竹請大學時代的同學好友們。大部分的賓客都從新竹直接過去,只有少許人會從台北出發,而我就是其中的一位,所以永錚托付給我一個遊覽車車掌的工作,在台北車站清點所有要從台北出發的學長姊,清點完畢再告訴司機先生出發。

坐遊覽車的好處就是在車上打個盹,睡醒之後就是目的地了,而壞處就是得在高速公路上面塞車塞很久。我們五點十五分出發,結果居然快七點才到達餐廳,幾乎整個餐廳都在等我們這個遊覽車的人,幸好是沒有超過法定的開宴時間七點,不然我們這整車的人走進去就真的要尷尬了。

我的座位是坐在實驗室桌,前面就是主桌,這應該是我參加過這麼多婚禮以來,頭一次坐這麼近的。不過尷尬的是,實驗室同學來得不多,所以其實我們這桌並沒有坐滿。幸好兩位婚禮攝影師的座位在我們這桌,這樣子我們這桌看起來就不會空蕩蕩的了。 XD

晚上七點開席,永錚跟他的太太攜手走進了喜宴會場。雖然以前大學時代跟研究所時代還蠻常看到他們兩個人的身影,不過換上西裝跟白紗,感覺果然還是很不一樣。




原本我以為永錚的爸爸剛當選鄉長,今天應該會有很多致詞的貴賓,不過其實只有永錚的太太璦邦的公司主管來致詞,所以第一階段進場很快就結束了。



今天的喜宴場地雖然就在清大隔壁,可是在我大學或研究所時代,這地方並沒有任何餐廳,聽學弟說是這一兩年才開始招商進駐。今天的每道菜餚都相當精緻好吃,我想這餐廳如果早幾年開的話,雖然不太可能天天來吃,不過要慶祝或者要家聚也不用愁沒地方去啊。 orz

吃了幾道菜之後,第二次進場接著開始了。此時周圍的投影幕都降了下來,而且播放起曹格的MV,原來是今天的新郎倌要來替大家獻唱。以前大學時代我只看過永錚演戲,倒是沒聽過他唱歌,今天終於可以一飽耳福。坦白說,唱起來說不上是美聲天籟,但卻還是很有舞台笑果,就跟當年在台上演戲一樣,舉手投足都散發出喜劇氣息,就連進場走的太快還可以倒帶一下重走一次。 XD


新郎唱完了歌,接下來主角換成新娘。很多新穎的喜宴餐廳都有抽繡球的活動,今天這場當然也沒例外,請了六位新娘的未婚女性朋友上來抽繡球,方才獨挑大樑的永錚也只能在旁擔任發號司令的司儀。



抽完了繡球,主角再度回到兩位新人身上。雖然只是個簡單的致詞,不過說著說著,永錚突然就紅了眼眶。這讓我想起2001年那年的資工營,那年永錚擔任值星官,在最後一夜的舞會中,一向很嚴肅的值星官,居然還沒開口就掉下男兒淚。那時我才曉得,如此鐵錚錚的漢子,內心居然是如此纖細。



致詞完畢之後,接下來是逐桌敬酒。由於桌數只有十幾桌,所以很快就敬完了,而且大家都很有良心,沒有拿出奇怪的食物來讓新郎倌喝。 XD

一轉眼,喜宴進入了尾聲,時間已經超過晚上九點,如果在台北可能不用擔心沒交通工具,但是在新竹就幾乎快要沒車回台北。還好載我們來新竹的交通車一直在等我們回台北,這樣就不必匆匆忙忙趕回去了,還有機會跟送客的新人合照一張。

感謝永錚讓我吃到這麼棒的喜宴,讓我對新竹的餐飲業開始改觀了。 XD

http://vicjuan.org/photos/vicjuan/72157623137121881/

歷史上的今天...

Powered by

2 關於 “永錚、璦邦 緣定今生” 的評論

發表迴響